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白谦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中国书法在西方

2014-04-15 15:24:4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白谦慎
A-A+

  二十多年前,傅申先生在他和中田勇次郎合编的《欧美收藏中国法书名迹集》一书的序言中指出,在西方,中国书法是最后被认识和收藏的一种艺术。西方收藏家收藏中国文物和艺术品,首先是从器物开始,以后才逐渐扩展到绘画。20世纪初,英国人斯坦因从莫高窟骗购走大量敦煌写本--现在英国收藏的绝大多数敦煌文书便是这次“考察”的结果--由此,西方收藏家才开始把目光投向中国书法。

  西方收藏中国书法的历史如此之短,这其中有两个原因:一是语言的问题。书法是基于汉字基础之上的艺术,对西方学者而言,学习汉语已属不易,要研究篆书、隶书、草书就更是难上加难。但更为重要的是西方并没有相对应的艺术形式。虽然今天英语中的“calligraphy”被译成“书法”,但这一“书法”在西方通常只被看成是一种技艺,从未像中国书法那样,被中国人认为是一种极为精致的艺术,享有很高的社会文化地位。不过,在近数十年来,经过博物馆人员和学者们的努力,西方对中国书法的收藏和研究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

  私人收藏以美国为重镇

  在欧洲,中国书法的私人收藏很少,而且所藏作品也多是晚期的书法。私人收藏主要集中在美国。第一个把收藏重心放到中国书法上的美国人是顾洛阜(John M. Crawford, 1913-1988)。他是一个文物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开始收藏中国艺术,开始的几年主要收藏17-18世纪的瓷器,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收藏书法,是美国动手最早的大收藏家。当时中国文物价格较低,颇具经济实力的顾洛阜收入了一系列非常重要的作品,比如在中国书法史上极其重要的北宋黄庭坚的草书手卷《廉颇与蔺相如传》和北宋米芾的《吴江舟中诗》。他还收藏了相当数量的南宋皇帝的书法团扇。顾洛阜的收藏增长很快,不久就包括了从9世纪到18世纪各种形式的书法。中国艺术对他具有如此的魅力,以至于他停止收藏其他的艺术品,并认为自己“正在建立一个在西方收藏界几乎是独一无二的收藏”。顾洛阜后将自己的书画收藏捐给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他的捐赠构成了该馆书法收藏的核心。

  另一个美国重要的中国书法收藏家是约翰·艾略特(John Elloitt, 1928-1997)。他是一个银行家,在普林斯顿大学读书时认识了方闻,方闻少年时曾在上海从晚清名书家李瑞清的侄子李健学书,他对艾略特的书法收藏很有影响。艾略特喜欢旅游,曾经到过远东,在日本和中国也受到过一些影响。艾略特开始收藏的时间稍晚,大约在1964年、1965年左右,收藏的作品数量则比顾洛阜更多,并藏有西方唯一的唐摹本王羲之《行穰帖》。他的藏品还包括黄庭坚的行书杰作《赠张大同卷》,米芾的《留简》、《岁丰》、《逃暑》三帖,张即之的《金刚经》和赵孟頫的《妙严寺记》等中国书法史上的赫赫名迹。虽然艾略特谦虚地声称自己从未深入地研究过书法,但他对书法还是有相当的理解:

  书法家用他们的手在一个长达三千年的传统的规范下创造出自己的诗篇。当凝视书法时,正如我观画时,我能感觉到一种当下的存在,一种从广阔而巨大的传统中生发出来的创造行动,一种对早已存在的古代艺术进行革新和建立个人风格的行动。

  根据艾略特的遗嘱,他的收藏在他去世后捐给了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继续供学术研究和公众欣赏。

  20世纪下半叶美国另一个重要的中国书法收藏家是安思远(Robert Hatfield Ellworth, 1929- )。安思远是西方最大的文物商之一,很早就开始了收藏生涯。他到耶鲁大学学习中文,师从王方宇。安思远收藏了一些重要的碑帖和敦煌卷,其中最著名的是四卷宋拓《淳化阁帖》,数年前,它们由上海博物馆购藏。他还在近五十年的时间里建立了一个重要的19-20世纪的书法收藏。1982年,安思远在纽约主持了中国政府举办的晚期中国绘画的拍卖,这给了他一个大量收藏这一时期作品的机会。他又一次绝佳的购藏机会是在中国政府决定维修琉璃厂时。当时,安思远对晚期中国书法的兴趣已在圈内闻名,所以中国政府请他出资修建一些琉璃厂重要的画廊时,他得到的回报是数量可观的19-20世纪的书法。安思远曾经多次向博物馆捐赠艺术品,1997年和1998年,他向佛利尔美术馆捐赠了中国近现代书法260件。

  除此之外,在西方还有很多华人收藏家。抗战胜利后,有很多家境比较好的华人移居美国,他们将相当数量的书画作品带到美国。

  安思远的老师和朋友王方宇就是一位重要的收藏家和知名学者。王方宇(1913-1997)1936年毕业于辅仁大学教育系,1944年负笈美国。他不但在美国的汉语教学界享有很高的声誉,而且是国际公认的研究八大山人的权威。在张大千的帮助下,他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八大山人书画私人收藏。王方宇去世后,他的后人将他收藏的八大山人绘画和书法精品捐赠佛利尔美术馆。

  在老一辈的美籍华人中,不少人有家传的艺术品收藏,其中以晚清名宦翁同龢的五世孙翁万戈的收藏最为著名。翁万戈曾开玩笑地说,“尽管人们称我为收藏家,但我只藏不收。”这是因为翁氏家藏书画绝大部分来自翁同龢的旧藏。金石碑刻拓本和明清名家书法(包括文徵明、董其昌、黄道周、八大山人等的精品)构成翁氏书法收藏的主体,最早也最著名的墨迹则是唐人写《灵飞经》四十三行本。《灵飞经》四十三行墨迹本对研究唐代写经书法和明清的刻帖都极有价值。

  近十余年来,在美国专门致力于收藏书法的藏家并不多,其中最活跃者是雅虎的创始人、前总裁杨致远先生。在杨致远先生的收藏中,较早的有元代的作品,但最为突出的还是明清时期的作品,其中有不少吴门书家和晚明清初诸大家的精品。

1 2 3 4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白谦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